您好,欢迎来到工资宝理财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工资宝理财网

互联网金融专业媒体

汰弱留强?互联网金融发展该如何有效探索?
发布时间:2017-07-19 11:13

1.jpg

 

新形势之下,互联网金融与金交所的业务合作备受行业关注。

 

日前,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通知》(简称“64号文”),深圳市金融办于7月12日下发《关于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金融业务相关情况的通知》(下称《通知》)。

 

《通知》提出,与金交所合作的相关平台须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并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目前包括京东金融、苏宁金融、团贷网在内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已纷纷下架金交所的产品。监管之下,未来互金与金交所合作受到业内普遍关注。

 

二者牵手曾是去年网贷平台拓展资产端的渠道,政策的收紧,目前,金交所的现状如何? 网贷平台和金交所未来的发展方向如何?

 


Jpdf-fxzkfvn1274305.jpeg

 

合作探索直接融资模式

 

2014年底,蚂蚁金服成为浙江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股东,其后包括平安、百度、阿里、京东等众多互联网金融巨头均涉足并布局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版块,开始了互联网金融平台和金融资产交易场所业务上的全面合作。

 

去年,开鑫贷、团贷网也纷纷开展和各地金交所合作,开展资产业务合作。

 

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副总裁王宇平介绍,这轮金交所与互金的合作主要是源于我国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平台产品模式经历了个人债权转让、SPV收益权转让、定向委托投资等模式的不断发展后,“大型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始主动探索透明合规的发展之路,挖掘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独特的牌照优势。”

 

《通知》的落定,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项目纷纷下架。

 

而此次《通知》对金交所的影响,王宇平介绍,金交所业务方式众多,做原有业务转型成了金交所发展的主要方式。

 

王宇平认为,互联网金融平台和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的合作强化了互联网金融平台的“信息中介”和金融资产交易场所“交易服务”的职能,相对于以前的平台自担自融,资金流向不透明等等严重集聚风险的落后模式,可以实现在交易设计、资产挂牌、信息发布、投资者适当、三方托管结算等各环节公开、透明、清晰,符合防范风险的监管要求。“该模式代表的直接融资模式,区别于其他带有金融诈骗和非法集资嫌疑的互联网平台,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必经阶段。”

 

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认为,随着当前人们的沟通方式、投资理财习惯都已互联网化,只要金交中心能够充分披露、真实反映项目风险,为盘活金融资产和促进地方经济健康发展发挥正向引导作用,做好合格性投资者准入与投资者保护,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还是应该看到互联网化的金融资产交易所发挥的正面作用。

 

行业人士纷纷认为,互联网金融平台是除了传统金融机构以外,践行国家倡导的为解决中小企业在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中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而探索直接融资的主要参与方。而规范的金融资产交易场所是建立我国健全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互联网金融平台与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的合作历史,也是一部不断探索民间层面直接融资模式的发展史。”

 


269B3F55E8FB4F70E51B6EB3493F4244EDB2CF6C_size26_w689_h352.jp

 

从业人士纷纷提出建议

 

金交所无疑能够更好地匹配资金资产。互联网时代,公开透明下,有效降低信息搜索成本,降低交易费用也能让平台发展少走弯路。

 

目前,金交所与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合作也带来系列问题,比如P2P大额借款拆分、私募产品拆分、银行不良资产包装理财,底层资产在经过金交所的层层包装之后,变得越来越复杂,背离了监管层穿透式监管底层资产的思路。

 

正是基于此,有了64号文对金交所与互金合作违规业务的整顿。64号文依据的主要是国发[2011]38号和国办发[2012]37号文,其指出的互联网平台变相违规内容包括: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将权益拆分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或以“大拆小”、“团购”、“分期”等各种方式变相突破200人限制;一些产品无固定期限、资金和资产无法对应,存在资金池问题;一些产品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和提示风险,甚至将高风险资产进行包装粉饰,向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资者出售,一旦信用风险爆发,可能影响社会稳定。

 

对市场关心的权益按份额拆售、同一权益投资人累计超过200人上限等问题,周治翰认为,已经有合规的解决方案,关键看机构自身如何取舍。一些注重合规的金交中心,所发行的项目可以穿透到底层资产,且项目与资产一一对应,投资人数严格控制在200人以内。但这需要金交中心开展认真细致的工作,在职能范围内切实做好尽职调查和风险防范,在合规与市场份额中间做出取舍。

 


此外,周治翰认为,引入机构和企业资金也有助于解决200人上限的问题。例如金交中心往往有不少大中型企业客户,可为其量身设计对接符合需要的投融资产品。目前,机构资金成交额占开金中心成交额的比例已经超过六成,成为开金中心强劲的业务增长点。

 

普惠金融交易中心总裁沈博恩认为,目前金融资产交易场所-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模式,缺乏相应的上位法和针对性的监管细则,在厘定合规与否上没有明确参照。正是这种似是而非的灰色基因,导致金融资产交易场所与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缺乏正面解读,伤害的最终恰恰是平台投资者的权益,引发不必要的风险。

 

基于此,普惠金融交易中心提出对互联网金融平台和金融资产交易场所进行严苛精准的监管,汰弱留强,给与市场和投资者清晰的指引。强制投资者适当性原则、强制信息披露制度、强制资金第三方存托管、强制互联网金融平台备案制、强制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备案制、强制风险处置机制等建议,助力业务发展更加合规。

 

沈博恩表示,在互联网金融大发展前景下,互联网金融和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的合作聚集了行业内最优质的资源和项目,风险远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较好的保护了投资者的权益,是对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有效探索。

 

沈博恩说:“金融资产交易场所作为互联网金融资产备案发行交易托管结算的关键环节,较好的充当了公正独立第三方的角色,更好地匹配资金资产,盘活金融资产,符合国家坚定不移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要求。”

 

“我们作为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竭尽所能参与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合规化发展,打造一个公开、公平、透明的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我们恳请监管部门能够给予足够的引导和帮助,并会积极主动的和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领导小组等监管部门进行沟通,避免因为劣币驱逐良币而产生更大风险。”

 

周治翰认为,金交所业务的互联网化合规的方式可以遵循,在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率、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是一项有益的金融创新。不过,在当前交易场所清理整顿阶段,行业的合规有序发展仍需要全体参与企业的共同自觉努力。

工资宝关于我们投资理财联系我们下载客户端
©2018-北京赛乐瑞宝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京ICP备14053904号-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